《星球大战》系列中有哪些重要的“吃书”(retcon)?
首先赞同南大 @南方战士 的说法,吃书和retcon(下称“重构设定”)并不是一回事。事实上,重构设定更像是一种避免吃书的手段,或者至少是让吃书的吃相更好看的手段。弥补吃书就是重构设定的主要目的之一。一旦出现吃书,被吃的旧作品就会经历一次重构设定,以与新作品保持一致。由于吃书和重构设定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所以以下就集中列举、不作区分了。此处的吃书以作者的主观意图为准,“圆回来的吃书也是吃书”。
 
以下是具体例子,因为数量太多、定义模糊,所以更新顺序也是随缘,想到多少写多少。
 
帕尔帕廷的身份问题
 
1976年的小说《星球大战:卢克•天行者的冒险》提到帕尔帕廷是一名野心有余、能力不足的懦弱官僚,他曾是共和国的总统,如今的皇帝身份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军阀和官僚才是帝国的实际控制者。但是从1980年《帝国反击战》起,帕尔帕廷的设定就被更改了。星力九代他是黑暗原力的大师、达斯•维德的师父,而且他无疑是帝国名副其实的控制者。对此,一些作品试图给出“帕尔帕廷称帝后不再过问日常政务,或者至少外表如此”的解释。另外,1999年《幽灵的威胁》表明,共和国国家元首的称谓是最高议长,而不是总统。
 
贾巴与莫塞普•宾内德
 
1978年的漫威漫画《星球大战》第2期补上了《新的希望》电影中汉•索洛与赫特人贾巴对话的删减片段。漫画中的贾巴是一个类人种族成员,其形象取自莫斯艾斯利酒馆中的一个异族人。这个“贾巴”在之后的漫画原创故事中仍然有出场。但是1983年的电影《绝地归来》显示,贾巴外形是一条巨大的蠕虫。较真的读者认为漫画中的“贾巴”事实上是贾巴的代言人莫塞普•宾内德,这一理论在2013年的小说《克诺比》中首次得到了官方的正式承认。尴尬的是《新的希望》重制版将贾巴的删减片段补回了电影,星力九代并按《绝地归来》重制了贾巴的形象,这意味着汉在同一场景中连续同贾巴和宾内德进行了两次同样的对话,更不用说汉之前与格里多的对话也大同小异了。这完全是一笔烂账。
 
银河共和国的历史
 
1978年的《新的希望》中,欧比-旺•克诺比提到绝地担任共和国和平与正义的卫士“已持续一千多代”,据此,衍生宇宙将共和国的存在时间设定为约两万五千年,始于1993年的《绝地传奇》漫画正是基于这一设定之上,它讲述了电影前约五千年至四千年银河系的一系列战争。但是,2002年《克隆人的进攻》提到,共和国“屹立千年”、且共和国成立后“未曾有过全面战争”。
 
为了解决这一冲突,官方将注意力转向了首次于2000年的设定书《必备编年史》中提及的“鲁桑改革”。星力九代按照重构的设定,鲁桑改革对共和国和全银河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以至于有些人将鲁桑改革前后的共和国视为两个不同的政权。因此,当一些人提到“共和国”时,他们指的可能是鲁桑改革之后一千年间的共和国。
 
“坦”是什么?
 
1978年的短篇漫画《康斯坦蒂亚事件》提到卢克•天行者父亲的名字是坦•天行者。但是,1983年的《绝地归来》表明卢克父亲名叫阿纳金•天行者。同时,1994年的游戏《TIE战斗机》手册也误将主角马雷克•斯蒂利称为“坦•斯蒂利”。2001年的设定文《皇帝的走卒》将这两处问题联系起来,补充了一个新的设定:“坦”其实是颁发给优秀飞行员的荣誉头衔——阿纳金•天行者和马雷克•斯蒂利自然都是出色的飞行员。
 
欧比-旺•克诺比的两个徒弟
 
漫威漫画《星球大战》1979年的年刊出现了一个名叫凯莉斯的斯凯人反派,她是达斯•维德的黑暗徒弟。凯莉斯小时曾与欧比-旺•克诺比和他的两个绝地学徒打过交道,其中一个学徒拿着后来属于卢克•天行者的光剑,另一个学徒就是达斯•维德。绝地一行人离开斯凯之后不久,已经堕落的维德独自返回斯凯,将凯莉斯收为徒弟。星力九代按照编剧的意图,持卢克光剑的绝地学徒自然是卢克的父亲。但是1980年《帝国反击战》揭示维德就是卢克的父亲,即阿纳金•天行者。因此,另一个学徒的身份变得十分尴尬。
 
直到2015年,小说《斯凯行者:克隆人战争故事》才弥补了这一漏洞。小说给出了另一个学徒的身份:阿纳金的绝地好友哈拉加德•文托。哈拉加德失去了自己的师父,于是他践行了一项古老而冷门的绝地传统,短暂成为了欧比-旺的第二名学徒。两名学徒交换光剑也是这一传统的一部分。因此,当年持卢克光剑的绝地事实上是哈拉加德•文托。
 
卢克的新光剑
 
在《帝国反击战》结尾,达斯•维德斩去了卢克•天行者的右手,卢克的断肢同光剑一起落入了深渊。但是,此后连载的漫威漫画《星球大战》中,卢克仍然在照常使用着光剑,似乎他的光剑根本没有丢失。1996年的《帝国阴影》沿用了《绝地归来》的删减片段,表明卢克在《绝地归来》中使用的新光剑是《帝国反击战》后较长时间才在塔图因制造的,与早年的漫画产生了冲突。读者对此提出了不少猜测,比如卢克在漫画中使用的光剑来自于此前被其击败的对手奥曼•塔格(毕竟早期漫画不会专注描绘光剑外观)。星力九代但是官方并没有对此作出解释。
 
克隆人战争中的曼达洛人(一)
 
1982年,漫威漫画《星球大战》第68期首次交代了与波巴•费特同一文化的曼达洛人相关情况。曼达洛人费恩•夏萨在回忆中提到,自己在克隆人战争中曾是波巴•费特的部下、为皇帝作战,他们执行过绑架莱娅•奥加纳的任务。2002年《克隆人的进攻》几乎推翻了这段内容的全部设定:在克隆人战争期间,波巴•费特还只是个小孩、帝国尚未成立、莱娅也还没有出生。2005年,设定文《曼达洛人历史》对这些内容进行了重构。这篇设定文表示,费恩的上级不是波巴•费特,而是前ARC克隆人士兵斯巴尔。斯巴尔很早就逃离了克隆人军队、投奔了曼达洛文化,甚至因为仇恨绝地而为独立星系邦联效力——邦联的实际领导者达斯•西迪厄斯就是后来的皇帝。斯巴尔拥有和詹戈与波巴•费特父子一致的面孔,有传言称他是詹戈的儿子。斯巴尔和费恩等人试图绑架的对象也不是莱娅,而是她的母亲帕德梅•阿米达拉议员。斯巴尔和费恩的故事在《共和国突击队》系列小说中得到了更详细的讲述。当然,《克隆人战争》动画令这一时期的曼达洛人又经历了一轮棘手的设定重构,那就是后话了。
 
莱娅记得帕德梅吗?
 
1983年《绝地归来》中,莱娅称自己隐约记得母亲“美丽、善良而忧伤”,但是2005年《西斯复仇》显示帕德梅刚生下卢克和莱娅就死去了。这个小小冲突本来不需要专门解释,但是《西斯复仇》的青少版小说仍然专门描写了初生的莱娅“直视着帕德梅的方向,仿佛是想看清她的面庞并牢牢记住”。不过,《绝地归来》小说中提到,莱娅记忆深处有母亲“躲在一座树根后”的样子,这个场景很显然不是事实。至于它是原力幻象还是错误记忆,就全靠读者自己想象了。
 
科洛桑的风貌
 
科洛桑的城市行星风貌并不是在电影中确立的。早在1997年《绝地归来》重制版首次出现科洛桑之前,已经有相当一部分衍生宇宙作品描述了银河首都的立体都市。与后来的电影场景相似度较高的是1995年的《黑暗力量》游戏、1994年的《绝地学院》和始于1996年的《X翼》两个小说系列,它们都描述了覆盖地表的超级城市、深不见底的高楼峡谷、复杂的楼宇结构、日夜不息的灯火与交通、上层的繁华壮观、下层的不见天日和无法无天、底层隐藏着怪异生物的黑暗永夜。
 
尽管几乎所有衍生宇宙作品都接受科洛桑是一颗繁华的城市行星,并不是每一部作品都能与后来的电影完全一致。始于1991年的《索龙》系列小说一方面提到了永不停息的空中车流,一方面却描述了高大葱郁的马纳里山脉。1996年的《黑舰队危机》系列小说描述了广阔无垠的“西海”,并提出城市覆盖的只是科洛桑的两块大陆之一。1995年的《TIE战斗机收藏版》游戏和1996年的《帝国阴影》漫画也出现了带有植被和水体的科洛桑。前传电影上映之后,这些设定并没有被彻底移除,而是经历了一轮设定重构,增强了它们的“特殊性”。马纳里山脉成为了被特意保留的惟一自然山脉,西海也成为了独一无二的大型人工水体,它们并没有改变科洛桑的整体风貌。
星力手机捕鱼游戏下载